年末驚雷!這家上市公司還有多少隱雷?4.2萬名股東怎么辦

作者:國王國際期貨交易所 來源:http://www.lbkqlc.icu/ 發布日期:2019-12-06 13:27

  控股股東還深陷債務危機,上市公司如今又爆出業績大雷。

  折騰數年,中昌數據再次走到了懸崖邊,且命運已不受自身掌控。最新消息,億美匯金,這個前三季度為中昌數據貢獻凈利潤近60%的孫公司“逃離”了。

  12月5日晚,中昌數據突發公告稱,由于孫公司億美匯金2019年度預審計工作不能正常進行,公司對億美匯金已失去控制,將會對公司2019年度審計報告的審計意見產生影響,對公司將造成重大影響。

  利空突至,中昌數據12月6日早盤大幅低開,投資者拋售意圖明顯。

  這對于公司4.2萬名股東而言,無疑是一顆驚天大雷。但事實上,中昌數據的爆雷隱患之前早已埋下。

  就在兩個月前,中昌數據的控股股東三盛宏業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凍結。

  三盛宏業為昔日的知名房地產集團,已經遭遇債務危機。如今,中昌數據爆出孫公司億美匯金失控,可謂雪上加霜。

  而中昌數據面臨的問題不止這兩個。

  上證報記者注意到,中昌數據另一核心資產——博雅立方也面臨著業績壓力,但公司在前三季度并未詳細披露,一旦在全年業績中體現并計提商譽減值損失,或將進一步影響公司業績。

  4年前,在航運業掙扎的*ST中昌選擇以并購切入數字營銷領域,這是大數據產業中“離錢最近”的細分領域,公司也因此摘星脫帽,變身中昌數據。

  然而,見效“短平快”的產業,一旦風口過去也容易失速——三季報意外大降的盈利指標,已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中昌數據前期收購的資產陷入困局。而如今控股股東自身遇到債務危機,孫公司億美匯金又失控,這一次,中昌數據還能挺過去么?

  孫公司失控致業績爆雷

  億美匯金是中昌數據在2018年1月收購的一家公司,彼時收購了其55%的股權,并將其放在全資子公司上海鈺昌的旗下。

  然而,2019年10月24日和11月25日,中昌數據向億美匯金派出財務總監,億美匯金漠視財務總監的存在,導致其無法履行工作職責,致使公司在重要的財務總監崗位無法履行監督控制職責。

  促使公司進一步核查的關鍵則源于媒體報道。近日,中昌數據關注到相關媒體報道了億美匯金的預付款項增幅較大、存在異常,媒體對億美匯金預付賬款的資金流向提出了質疑,質疑億美匯金對江蘇卡池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北京高盛同創科技有限公司預付賬款的合理性。

  中昌數據多次同億美匯金總經理博雅(自然人,下同)及相關管理層溝通,但公司始終未收到對方回復,公司目前對億美匯金的預付款不能核實其真實性、合法性。

  11月29日,中昌數據郵件通知億美匯金總經理博雅、財務經理曹旭芬:公司聘請的中審眾環團隊將于12月3日進入億美匯金開始相關預審工作,要求其準備好相關財務資料并予以配合。12月3日中審眾環審計人員到達億美匯金,財務人員卻不予配合,審計人員無法進場進行審計相關工作。

  12月4日,上市公司財務部人員及中審眾環審計人員再次到達億美匯金,財務人員仍不予配合。

  基于上述情況,中昌數據認為公司已對億美匯金失去控制,并預測:若2019年不納入公司合并報表范圍,會對公司2019年度財務報表產生重大影響。

  影響有多重大?從億美匯金前三季度的經營表現就可見一斑。2019年前三季度,億美匯金營業收入占上市公司當期營業收入比例為19.60%,同期億美匯金歸屬上市公司凈利潤占上市公司的比例為59.69%。

  更可恨的是,上述情況是中昌數據在12月5日晚間才對外公布。而在今年10月份,中昌數據派出的財務總監被漠視時,公司沒有任何相應披露,公司股價反而走出一波不錯的行情。

  更詭異的是,2018年6月20日,億美匯金55%的股權已經過戶至上海鈺昌名下,可直到一年多之后(即今年10月),中昌數據才向億美匯金派出財務總監,那過去的一年多,億美匯金的財務數據是否真實?

  由于該事項影響重大,上交所已快速向中昌數據發出問詢函,要求公司披露失控情形的種種細節,公司前期收購的多家公司現狀等。

  既然2018年收購的資產都失控了,那此前收購的其他資產,是否還藏有暗雷?

  另一核心資產亦“急轉直下”

  據記者調查,中昌數據在4年前啟動轉型后,連續收購了三個核心資產——博雅立方(全資子公司)、云克網絡(全資子公司)、億美匯金(持股比例為55%),均為數字營銷行業。

  除了剛剛披露的億美匯金,其他資產也出現了問題,種種跡象已在三季報中顯露。

  2019年前三季度,中昌數據實現營業收入23.55億元,同比增長9.35%;實現歸母凈利潤2830.6萬元,同比大幅下降70.89%。

  如此巨大的盈利萎縮,是投資者意想不到的,在8月31日發布2019年半年報時,公司還預計,三季報不會出現虧損或同比大幅變動的情況。

  業績意外下降,問題出在中昌數據的核心資產之一——博雅立方身上。雖然三季報不披露下屬子公司具體財務狀況,但從公司所得稅費用變化可見一斑。

  前三季度,中昌數據所得稅費用為570.42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52.45%,甚至低于上半年的924.64萬元。這意味著,中昌數據在第三季度的所得稅費用為-354.22萬元,而公司給出的原因是,博雅立方業績下滑。根據稅法規則,所得稅費用為負,說明上市公司當期出現了虧損。

  2019年三季報中的所得稅費用

  2019年半年報中的所得稅費用

  由此可得出,博雅立方拖累了中昌數據整體業績。那么,博雅立方在第三季度是否已經開始虧損?

  結合上半年數據可一窺究竟。今年上半年,中昌數據合并報表中的凈利潤為6148.56萬元,前期收購而來的三個核心資產——博雅立方(全資子公司)、云克網絡(全資子公司)、億美匯金(持股比例為55%)當期凈利潤為2514.99萬元、6388.59萬元、2763.98萬元,而在母公司利潤表中,上市公司當期凈利潤為-2245.42萬元。

  那么,假如在第三季度,云克網絡、億美匯金及上市公司母公司的凈利潤表現與上半年保持一致,那么,博雅立方在第三季度很可能是虧損,甚至還抵消了云克網絡、億美匯金的同期盈利,這與其上半年的盈利形成鮮明反差。

  此外,中昌數據在三季報中還表示,由于部分業務業績下滑,經營計劃不及預期,預計全年凈利潤會出現虧損或重大變化。而結合博雅立方第三季度的表現,其全年業績大概率會是虧損。

  事實上,今年是博雅立方完成業績承諾后的第一年。2016年重組時,博雅立方的承諾業績為2015年中至2018年歸母凈利潤(扣非前后孰低為準)扣除配套募資效益后的實際凈利潤分別不低于3000萬元、6000萬元、8100萬元及1.05億元。在執行過程中,博雅立方業績承諾完成率逐年下降,2018年的完成率甚至僅為96.7%。

  如今,業績承諾期結束,博雅立方就開始業績“變臉”,這不僅會影響上市公司當期業績,還可能導致公司大量商譽需要計提減值。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末,中昌數據商譽高達21.56億元,其中博雅立方的商譽為7.82億元。

  2018年年報的商譽組成

  另一資產云克科技也開始出現業績承諾不達標的情況,一旦問題接連出現,對上市公司將形成巨大壓力。

  數字營銷一度是A股上市公司的“夢魘”。

  因數字營銷公司商業模式獨特,易于通過隱秘手段實現超強的業績爆發表現,不少上市公司在2014年、2015年大舉收購數字營銷公司,可到了2017年、2018年,這些昔日的“香餑餑”業績迅速變臉,計提的商譽減值直接導致上市公司年度虧損,有的甚至已“奄奄一息”。中昌數據作為彼時的“活躍分子”,如今也出現類似問題,令人唏噓。

  控股股東陷入債務危機

  上市公司受累嚴重

  屋漏偏逢連夜雨,中昌數據數字營銷業務出現疲態,公司控股股東卻又深陷債務危機,這將進一步影響上市公司的業務開展。

  近期,中昌數據再次公告稱三盛宏業及其一致行動人陳立軍持股被輪候凍結。

  事實上,針對三盛宏業持股被凍結(或輪候凍結)事宜,中昌數據僅10月份以來便已先后發布了多份公告,申請股份凍結的主體包括自然人、地產公司、金融機構等,而凍結緣由均是借款糾紛或借貸糾紛。從最初的部分持股被凍結、到全部持股被凍結再到不斷被輪候凍結,似乎預示著三盛宏業債務危機正在升級。

  三盛宏業官網資料顯示,公司經過多年發展已成長為房地產開發、科創及大數據、海洋投資、城市建設、現代生活服務等產業多元發展的投資型、集團型民營企業,旗下擁有30余家下屬公司,遍及全國各地。隨著產業布局的愈加多元化,三盛宏業的債務風險也逐步顯現。今年9月,公司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就此被貼上了“老賴”的標簽。

  據中昌數據公告,三盛宏業及實際控制人有息債務合計347億元,其中已到期未兌付債務金額為50億元。因三盛宏業債務違約,三盛宏業及實際控制人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原因,三盛宏業及實際控制人未到期的債務存在債權人要求提前償付的風險,債權人已宣布提前到期要求償付的債務50.57億元。三盛宏業因債務糾紛涉及的重大訴訟11起,累計訴訟金額22.27億元。因債務糾紛涉及的強制執行案件4起,累計涉及金額13.11億元。

  中昌數據控股股東危情加劇也引發了監管部門的高度關注。上交所此前下發的監管工作函,再次要求中昌數據全面核實股東方債務情況以及實際控制權、經營、資產安全等情況和存在的風險事項,同時要求公司全面、準確、真實地對控股股東股份司法凍結事項進行信息披露,盡快核實控股股東的債務逾期等情況。

  從今年年初開始,中昌數據賬面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一直處于下降狀態,2018年末為2.23億元,2019年一季度末為1.2億元,二季度末為0.74億元,到了三季度末,就變成了0.41億元。

  持續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今年一直為負,前三個季度分別為-1.1億元、-0.7億元、-0.46億元,這說明經營活動持續現金流流出;二是公司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在第二、三季度轉負,分別為-1.06億元、-1.61億元。

  事實上,公司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轉負,與控股股東出現債務危機不無關系。2019年半年報顯示,控股股東及關聯方為上市公司提供了多筆擔保借款,合計涉及金額超過9億元。上半年償還興業國際信托流通貸款2億元,就導致上市公司賬面現金規模下降。

  中昌數據受到的波及仍在持續。公司11月22日發布公告稱,公司發現,公司所持部分股權及銀行賬號被凍結。

  債務危機愈演愈烈之際,中昌數據副董事長謝晶、董事長游小明、副總經理徐鴻翔等高管10月下旬以來卻先后以“個人原因”提出辭職。亦不由令人猜測:作為對上市公司經營運作知根知底的“自家人”,上述高管的集體撤離,是否在傳遞著“山雨欲來”的信號?

國王國際期貨提醒您投資有風險入市請謹慎!

——————本文來自國王國際期貨交易中心

?